刃雪

请同这个人聊天↑

剑酆
我居然忘记会被屏蔽……还发了文字版……

狮子座的小疯子。: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袭灭天来与夜店

接上一个段子     这个

谢谢吞与我分享脑洞,有的人比如我是不太会流产脑洞der!

袭灭天来的连锁夜店业务长势喜人,很快发展壮大,发展壮大以后面临的头一个问题就是人手不足。说起来异度魔界的人口流动一直是个很严重的问题,有中原来投诚的避难的卧底的,有魔界自己招揽还没来得及上户口的,以及属下们忙于公务的。魔界公务员一般没有双休日,没有任何休息日。一周没回来没消息大家都默认你出公差去了,两周没回来没消息大家都默认你死了。每次和中原对上又都要死一波小兵,有的尸首能捡个一截半截回来,那就把人的户口注销了,有的捡不回来也打探不到消息,那就永恒挂失了,大家都默认你死了...

关于破军天幕

为天幕的死感到伤心,捏造一点他的过去





破军天幕小时候很宠他妹妹香罗。那时候破军天幕还是个武力值在族里算挺高的小孩,她妹妹香罗还没给八津蛮忽悠到头壳坏掉,他爹破军独魁还是二族长,忙起来的时候三天见不到人,少年的破军天幕就担下了这个长兄如父的任务,照顾小妹的生活。香罗从小就是个漂亮姑娘,又是族里唯一的公主。破军天幕那时候虽然还没真正进入中原学习,但在思想上也受了点影响,觉得女孩子要宠着,所以是格外疼妹妹,搞得后来香罗很会在他面前耍小脾气,破军天幕也没说过什么。


破军天幕去中原时八津蛮还是住在隔壁的刺头,破军天幕从中原读书回来的时候八津蛮家已经出事了,就剩了八津蛮和他...

段子

大家都还在的平行时空设定,看皇龙纪是的一点脑洞,一直很想看魔界大家的日常

世人有所不知,异度魔界在中原最主要的业务之一是夜店。袭灭天来入驻以前还是零散不成规模,袭灭天来入驻以后发展壮大成了一条龙。袭灭天来深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通过夜店业务敛财无数,并且兼具了收集情报的功能,可谓是一举两得非常成功。

然而异度魔界里个个都是一条命不够用的敬业公务员,业绩方面比中原翻个倍,在某些不可言说的方面落后人家一大截。袭灭天来的一众手下,除了吞佛童子和玉蟾宫风流子那对狗男女之外,几乎全都没有拜访过自家的特色业务。不过幸亏袭灭天来很有先见之明没有考虑给员工打八折。

赦生童子给吞佛拐去过一回。吞佛说我带你去找魔者交...

【警探组】一个圣诞

私设康纳死了三次有记忆缺失,任务意外,和汉克的好感度还是在的(这是必须的)不要太在意我的私设

汉克把康纳带回家以后的最大问题,在于,他觉得对方其实是个人工智障。

底特律冬季严寒,汉克的住处疏于打理已经被白雪覆盖。副队长本人倒在沙发上看球赛,把“借宿”的搭档踢出去扫雪。然后,他透过客厅的窗子,看到康纳拄着古老的扫把站在前院,把两根手指塞进了嘴里。

天啊这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汉克心想。他踩着绒毛拖鞋走进前院,用手指凶狠地戳康纳的仿生额头以警告对方,在我家里不许再舔东西,听到没有!康纳试图解释,我只是想… 汉克迅速打断他,闭嘴!然后扬长而去。

康纳这个非常故有的系统习惯给两人的生活带...



看到了一位道友关于新档任的展望,认为任需要一场正大光明的失败来发酵人性。偏激任粉找个安静角落吐槽一下

首先存在温粉如本人,四舍五入是酆都月转世,不接受温任何形式的彻底失败(我觉得编剧应该也不会干这事)

其次,在观看了温与药神会诊豪哥的记忆回闪以后,我生怕编剧发酵温的人性,把馒头发成了发糕…

个人总觉得温皇的人性并不是通过失败来发酵的,宫本只是事件的一环,重点还是偏向三杰的方向。武学极限和人性的连接有待商榷,比如黑白被绝命司(豪哥)揍了以后也只是开发了新招,他应该是思考武学大过于思考人生。作为曾登上风云碑的剑者,任应该是不缺乏坚韧无悔的心的。大道三千,每个人的剑法都不一样。宫本当初让剑无极去学飘渺剑法...

老温他还可能拥有新朋友么?那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没有信任那里可能有朋友。老温也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本来就不那么容易有朋友,看得多的人也不容易有朋友。老温他在这个问题上还多个性格加成(我不是说他懒)(←真的),也看到有人说是严重的性格缺陷,这一点怎么理解都不为过。所以我一直觉得三杰的友谊是一个迷样的存在。这段友谊的存活原因一个应该是时间,另一个跑不开的是千雪。要是把老温和藏爹两个一起关进小黑屋,那怕是只有一个能竖着出来(大雾)。但是你又不能说这不是友谊,这特么简直是整个金光最牛逼的友谊。老温也不是不想要朋友(可能没朋友的生活也很特么无聊),但是与此同时他不信任他的朋友。他心里是知道藏爹和千雪在乎他,但...

『空俏』伞

现代au
我流空俏,没写过,真没写过空俏
送三鱼的段子,谢三鱼帮我开了个脑洞
缩在墙角不敢动弹

小空十四岁那年,有一天放学的时候突然下起暴雨。

学校是上个世纪的建筑,排水系统很糟糕,通往校门的道路全部被水淹没。

小空和银燕谁都没带伞,只好在学校里等家人来接。

银燕和小空不是一个班。两个班里的人很快都走光了,银燕就从隔壁班把书包拎来,两个人一起拉了桌子坐在窗前,隔着厚重的雨幕看父亲什么时候会出现在校门口。

小空小时候身体很不好,比同龄人矮大半个头,坐在银燕边上反而比较像史家三弟。四月份的天气,银燕已经换上了t恤,小空还得穿着薄线衫。

他们没有等来父亲,带着伞来接他们的是大哥。俏如来撑着一把伞,另一只手里拎着一把,...

不过脑子的万冰段子



组织上安排冰剑去相亲,地点定在梅香坞。

冰剑8点整到场,发现同台竞技的另一名选手是剑随风。

剑随风看见来人是冰剑,跳起来就跑。冰剑踩着7厘米的高跟鞋追上去,抡了他一个巴掌。剑随风捂脸大喊:“你这样没有男孩子会娶你!!”

冰剑头也不回甩了一句:“姐不稀罕!”在万众瞩目之下扬长而去。

万雪夜今天轮休,靠在梅香坞后门外的电线杆边抽烟。冰剑踹门出来,抽掉她手里的烟头扔进水塘:“你嫌命太长么?” 万雪夜笑笑:“偶尔偶尔,别生气。”

摩托车停在两步外的巷口,万雪夜捞起后坐上的头盔递给冰剑,两个人风驰电掣地上路开回家。

郊区方向路上空空荡荡。万雪夜冲她喊:“你觉得他怎么样!”冰剑耳朵里灌的全是风声,回到:“他是个大傻逼...

意识流

七岁那年夏天他带我上山玩。晚上一起住在山腰的一间屋子里。

那天半夜里他突然起来,独自出了门。我还记得那晚月亮很亮,他开门出去,月光就明晃晃落在我脸上。

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跟出去,只是披上外袍坐在屋里等他。

他在天将破晓的时候回来了。看到我坐在床沿上,似乎有点意外,但也没有很惊奇,只是露出了他惯常的微笑,很温和地问我:“不再去睡一会么?”

当年他自己也还是个少年。我自出生开始就有大半的时间和他呆在一起,远大于我与父母相处的时间。但那是我头一次如此清晰的生出这样的感觉:这个人将离我而去。

这个想法带出无所由来的恐惧。我伸手去牵他的衣角,他只是沉默地转身去往厨房。他整个人如同那...

没脸起标题

我收回我六月见的话,生命不息,摸鱼不止,干杯!

新手开车

就这样吧。。

【大写的慎入!】

© 刃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